loading...
about

特別關注

Special attention

首頁- 眼健康-特別關注

彈指七十年,視界之中看變遷

2019-11-07

2019年,我們迎來了共和國的70歲生日。70年間,神州大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每一位普通人的生活也在時代變遷中迎來蛻變。

作為眼健康從業者,70年間,我們欣喜地看到國家對國民健康包括眼健康事業的重視與投入與日俱增,整個行業在科學技術的突破與支撐下飛速發展,卻也憂心國民近視率特別是青少年近視率最近十幾年的急劇攀升,行業趨向時尚化的專業弱化,以及本土產品在國際品牌夾擊下的步履維艱。

為此,我們從眼健康這個特殊的角度切入,編輯制作了“彈指七十年,視界之中看變遷”專題,講述偉大祖國的繁榮進步與平凡百姓的生活變遷?,F在,就讓我們踏入歷史長河,一起重溫這70年的崢嶸歲月。

建國初期

對數視力表問世,行業初步工業化

新中國建立初期,百廢待興,在醫療衛生體系的建立上以廣覆蓋、重預防為主。不過,眼衛生作為國民健康的一個組成部分,仍然得到了重視并快速發展。1956年,全國陸續組建專業眼病研究室,眼科專家及醫護人員共同探討眼病問題。1959年7月,北京市眼科研究所成立,這是全國成立最早的眼科研究機構之一,標志著我國眼病研究工作走上專業化道路。

“視力表”作為檢驗視力水平的重要檢測工具,它們在中國的推廣與應用也有故事——1955年,徐廣第設計了《標準近視力表》,1958年,繆天榮教授研制出“對數視力檢測法”及“五分記錄法”,并于次年發明《對數視力表》,今天我們常用的視力表就要歸功于繆天榮教授??娊淌谝恢痹跍刂葆t科大學教書育人,而二十年后,正是溫州人最先開始進入眼鏡配制這一行業,不能不讓人感到傳承的意味。

在眼鏡的生產配制方面,這一時期也有值得一提的進展,“通過1956年的公私合營及手工業合作化的改造,將零散、弱小的小作坊集中起來組建加工廠,眼鏡業開始走上了工業化生產的道路?!钡鳛橐粋€行業,這時的眼鏡業在工業體系里的作用可以忽略不計,原中國眼鏡協會理事長徐云媛曾回憶道,“在當時輕工部先后編寫的《恢復時期的輕工業》、《第一個五年計劃的輕工業》、《新中國輕工業的三十年》等書里,眼鏡行業一直排不上號。直到1982年前后,輕工業部在編寫《當代中國的輕工業》時,眼鏡制品才占了一席之地?!?/span>

六七十年代

眼保健操出現,行業滯緩不前

據《建國六十年近視防治歷史大事記》所載,1961年,北京市教育局在全市范圍的中小學生中進行了一次視力普查,結果顯示,中小學生的近視率隨著年齡增長明顯增高,小學生的近視率為10%,初中生為20%,高中生為30%。這與當時人們的認知——有學問的人戴眼鏡——基本一致。

正是在這一年,北京醫學院(現名北京大學醫學部)體育教研組劉世銘主任自創了一套眼保健操,并于1963年在北京第28中學進行試點。當時的眼保健操共8節,1972年,為了讓眼保健操更容易掌握,眼科專家們對其進行了簡化,并做了部分改動。此后,經過多次改進,眼保健操成為家喻戶曉的運動,普及到所有中小學校。

在建國初期就已啟動的眼鏡業工業化,這一時期并沒有得到應有的進展,到了改革開放前又退回到小作坊生產狀態。除了“癱瘓的十年”大環境影響,還與近視人口較少、生活水平不高等因素息息相關,市場需求量小,行業的發展自然缺乏原動力。

當然,凡事也有例外。1962年,上海醫學院與上海眼鏡二廠聯合研制生產出中國最早的隱形眼鏡,當時的材料是PMMA(聚甲基丙烯酸甲酯)。到了70年代,兩家再次聯合研制出中國第一副軟性隱形眼鏡。不過,一兩個單點技術上的突破,不能改變這一時期整個行業的滯緩不前。

八九十年代

“全國愛眼日”設立,眼鏡制造業形成規模

回歸正軌的中國社會,在這一時期開始全面的現代化建設,眼衛生這個“小眾”領域也得到了快速發展。1984年,衛生部正式頒布《標準對數視力表》為強制性國際標準。1989年,我國頒布了視力表國家標準(GB11533-1989),并在全國范圍內推行《標準對數視力表》。1988年2月1日,國家教育委員會辦公廳頒布《中小學學生近視眼防治工作方案(試行)》,學生近視危害受到全社會的關注。

在天津醫科大學眼科王延華教授與流行病學耿貫一教授首提“愛眼日”并迅速得到響應后,1996年,國家衛生部、國家教育部等12個部委聯合發出通知,確定每年6月6日為“全國愛眼日”。今天,“全國愛眼日”已成為全社會普遍參與的、保護眼睛的標志性節日。宣傳知識糾正了人們在眼保健問題上存在的錯誤認識,培養了人們愛眼護眼的日常習慣,還發動更多的社會人士加入到愛眼護眼宣傳隊伍中,使更多人受益。

改革開放初期,溫州眼鏡迅速崛起,作坊式小工場批量出現,一批人生產眼鏡或配件,一批人卻是挖出了視力表燈箱這個寶藏,并形成相對壟斷之勢。還有一批溫州眼鏡人走出溫州,將當時成熟的眼鏡配制技術帶到更多空白地區,“溫州眼鏡大王”王瑞政老先生帶領兒子和徒弟來到東北開創自己的眼鏡事業,直至今天,東北大多數眼鏡店都或多或少帶有溫州基因。

1986年,中國最早的眼鏡批發市場——丹陽眼鏡市場開始興建。90年代,溫州第一批致富的眼鏡商辦起正規的眼鏡廠,溫州眼鏡業步入規?;?,“眼鏡之都”稱號不徑而走。中國眼鏡行業進入快速發展期,據不完全統計,眼鏡制造業在1998年的產值接近50億元,出口達到了4.54億美元。這一時期,美國海昌、博士倫、強生、視康會師中國,中國隱形眼鏡的配戴人數、相關產品消費頻次大大增加。

進入新世紀

青少年近視防控入“國策”,全產業鏈獨步全球

進入21世紀,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與國民對視力健康的重視,國家在制訂公共醫療政策時開始從“防盲治盲”向整體性的視覺健康轉變。面對5億左右的近視人口以及青少年人群中快速增長的近視率,全方位近視防控工作從上到下展開,其中降低青少年近視率成為施策重點。2018年8月底,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意味著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上升為國家行動。

為更好地保護青少年的視力,根據中醫經絡理論,應用30余年的眼保健操進行了改版,2008年,新版眼保健操問世,并迅速在全國中小學校普及。兒童青少年視力檔案的建立,在經濟發達地區開始實施。

新材料、新技術的突破與產業集群的形成,讓產值超過500億元的整個行業在國民經濟中占有了一定比重,雖然部分份額要歸到時尚快消品領域。從視力表和簡單的鏡框加工起步的溫州,開始步入自主品牌時代,溫州甌海被授予“中國眼鏡生產基地”稱號,“中國眼谷——溫州眼視光國際創新綜合體”也將設立于此。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則圍繞產業鏈的不同環節,分別發展了自己的相關產業,產業集中度進一步增加。

眼鏡零售業則向互聯網、專業化、時尚化、定制化轉型,覆蓋全國或區域的大型眼鏡連鎖店大行其道,在消費終端極大提升了普通人的配鏡體驗。眼視光學開始從高等院校的眼科專業中單獨分出,從業人員的職業技能教育在全國鋪開,眼視光教育及醫療水平迅速向國際先進水平靠攏。

本文部分素材參考《國民視覺健康報告》(北京大學出版社,李玲著),《中國眼鏡科技》雜志,《建國六十年近視防治歷史大事記》《視力表背后的生意經:溫州如何成為眼鏡之都?》等著作或文獻。

據《今日財富報?視界》 趙桂香/文


棒球帽